医界新闻 网上祈福 网上挂号 医人药业 医人酒业 医人祝福 中医之家 日行一善 援助基金 医人商城
按方抓药 中药饮片 中药花茶 药茶系列 药酒系列 膏药系列 保健器械 中药器械 原浆定酿
首页 > 中医之家 > 奇方妙药
阳痿,遭她嫌弃!这些药物重塑硬汉!
发布时间:2016-01-15  浏览:0

阳痿,遭她嫌弃!这些药物重塑硬汉!

2016-01-13 石志超 悦读中医


小编导读

每个阳痿的男人背后,都有一段难言之隐。本来可以河边鸳鸯戏水、花田犯个小错,然而,“阳痿君”却让这一切成为泡影。阳痿,不仅严重打击了男性的自尊心,对男性朋友自身的健康、家庭的和谐美满,也是一种损害。如何重塑“硬汉”形象?这些药物有意想不到的效果!



吾祖石春荣老中医乃吉林省中医界耆宿,于七十余年的行医生涯中,应用虫类药物治疗顽疾重患颇多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今撷其临床治疗阳痿常用的十种虫类药物介绍如下:


1.通补肾督——蜻蜓、雄蚕蛾、大蚂蚁


蜻蜓为蜓科昆虫蜻蜓的原虫,夏季捕捉,入药去翅足炒用。功能强阴,止精(《名医别录》),壮阳,暖水脏(《日华子本草》),治肾虚阳痿(《陆川本草》)。可入肾经、督脉,能补肾兴阳,以强养阴器,且活而不腻,补中有行,实为治疗肾虚阳痿之妙药。入药以青大者为佳,去翅足,微火米炒后入药。

雄蚕蛾为蚕蛾科昆虫家蚕蛾的雄性全虫,在夏季取雄性蚕蛾,以沸水烫死,晒干入药。入肾、肝经,主益精气,强阴道,止精(《中药大辞典》)。本品颇具补养肝肾之功,而尤以强养宗筋是其长,故阴器痿弱,阳道难兴而源于肾肝亏虚者,必当用之。临床合用,每可相得益彰。

大蚂蚁为蚁总科蚁科大黑蚂蚁的全虫,春夏秋三季借可捕捉,水烫、晒干或微火炒干后研末备用,《本草纲目》称本品一名玄驹,言蚁能举起等身铁,吾人食之能益气力,泽颜色。蚂蚁不仅可作为药用,还是珍贵的食品。大蚂蚁味咸酸,可入少阴、厥阴两经而峻补,最能生精壮力,扶虚益损,其入药以黑大者为上品,取其黑咸入肾,硕大效强。

此三者为笔者通补肾督时最擅用者。所谓通补之法,乃针对壅补而言。临床每见阳痿患者,补之不效,即所谓虚不受补,实因过服壅腻温壮之品,药效难化难行,反致中土呆滞,药难奏效,此即壅补之弊。而通补者,通中有补,补中属通,药力畅行而无壅腻之弊。皆可入肾、督、肝脉,用其血肉有情之体峻补肾督肝脉之虚,以壮阳展势起痿;以其虫药善行之力,飞升走窜,无微不至,使补益之力得以淋漓发挥,尤可带动滋腻壅补药物,畅行经脉,灌养宗筋,使痿弱自强。

在临床据此理法拟验方:一曰蜻蜓展势丹,方用大蜻蜓40只、雄蚕蛾30只、露蜂房20g(酒润)、大蜈蚣5条(酒润)、丁香1g、木香5g、炙首乌30g,共为细末,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,或为散,每服7~10g,每日2~3次,空腹以少许黄酒送服。一曰玄驹兴阳散,方用大蚂蚁40g、桑螵蛸30g、九香虫20g、人参10g、淫羊藿20g、韭子30g、枸杞30g、桂枝5g、白芍15g,共为细末)每服5~7g,每日3次,空腹用少许黄酒送下。或可用白酒5斤浸泡上药,为玄驹兴阳酒临床亦有效验。


2.疏达肝脉——蜈蚣


蜈蚣为大蜈蚣科动物少棘巨蜈蚣或近缘动物的干燥全虫。辛温有小毒,或曰无毒,入厥阴肝经,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载蜈蚣,走窜之力最速,内而脏腑,外而经络,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。笔者临床运用蜈蚣善疏达肝脉,畅行宗筋,以治肝郁所阳痿之患。用之以形体肥大者效力尤佳,较之瘦小者,疗效相差何止倍蓰,且不宜去头足,以恐效减,并多喜以酒润之,烘干后研末服,即借酒力以增其行窜畅达之能。

蜈蚣为疏达肝脉之首选药物,而疏达肝脉法主要针对肝郁阳痿而设。经曰:肝者,筋之合也,筋者,聚于阴器(《灵枢·经脉》)。足厥阴之筋……上循阴股,结于阴器。其病……阴器不用(《灵枢·经筋》)。明确指出,肝主筋,前阴为宗筋会聚之所,故宗筋是否兴壮,与肝经血气是否畅荣密切相关。若情志不舒,长期抑郁,恚怒不释,致肝失条达,疏达无权,气血逆乱,宗筋失于充养则痿弱不起;且肝气尚有调节情志功能,如若失常,故每见神摇则阴器振奋,临床反痿弱难举。实当疏滞而畅肝脉,行血以荣宗筋。

临床验方蜈蚣疏郁汤,组方:大蜈蚣3条(研末分吞)、海参10g(研末分吞)、地龙10g、蚕蛹15g、柴胡10g、香附10g、王不留行10g、白芍20g、当归15g


3.利尿通阳——蝼蛄、蟋蟀


蝼蛄为蝼蛄科昆虫蝼蛄的干燥全虫,多于夏秋季捕捉后以沸水烫死,晒干或烘干入药。本品性咸寒无毒入足太阳经(《玉揪药解》),善利水通闭,诸般水肿皆可用之,可直走阴中以通水道。

蟋蟀为蟋蟀科昆虫蟋蟀的干燥全虫,于夏秋季捕捉后以沸水烫死,晒干或烘干入药。本品性辛咸温,性通利,治小便闭(《本草纲目拾遗》)。现多取其利尿通阳之性,以治水蛊、尿闭之疾。

临床经验,蝼蛄、蟋蟀皆入膀胱、肾经,能通阴湿阻遏之阳道,可利气化难行之尿闭,实乃利尿通阳之神品,水肿、臌胀、淋浊、尿闭等用之多效。凡阳痿由阴湿之邪阻遏阳道所致者,实为必不可少之药。临证取二药一寒一温,相辅相成之理,故喜合用,令直达阴中以逐湿浊,俾阴湿去而阳道畅,则阳道伸展,阳痿自愈矣。

利尿通阳者,即通过利尿驱湿,以通阳道之谓。又所谓通阳,实不同于补阳、壮阳、温阳,彼乃补益阳气之本,此乃通畅阳气之用。实有伸展、升举、畅达阳气之意。临床每见形体丰肥之人或患水肿、痰饮等疾者,由于体内蕴湿蓄饮,每致阳道被遏,阳气不能达于宗筋之末,发为阳痿。用补肾壮阳之品妄投,疗效甚微。运用通阳之法,以虫药辛散走窜,利尿达阴,利尿达阴,通行宗筋脉络;并合渗湿利尿、宣散温通之品,畅达阳气,以因势利导,就近祛邪,使湿浊之邪从前阴排出,可先开阳气之路,以利阳气抵达宗筋,正合通阳不在温,而在利小便(《外感温热篇》)之意。

临床所拟验方蟋蝼通阳汤,方用蟋蟀24枚、蝼蛄24枚、桂枝10g、淫羊藿15g、苍术15g、茯苓20g、细辛3g、丝瓜络15g、白芍15g、地肤子15g。方中蝼蛄、蟋蟀最好以淡盐水浸泡半日,后烘干研末吞服。


4.祛痰畅络——白僵蚕


白僵蚕为蚕蛾科昆虫家蚕蛾的幼虫感染白僵菌而僵死的干燥全虫。性辛咸平无毒,入肝、肺、胃经,能化痰散结,活络通经。《本草求真》云僵蚕……燥湿化痰,温行血脉之品。《本草思辨录》言僵蚕可治疗痰湿所痼而阳不得伸。笔者以为本品乃肝、胆、脾、肺经药,走里达表,诸经皆到,最擅开痰浊壅遏之络道,畅阴浊闭阻之阳气,为痰浊阻滞之阳痿乃首选必备之药。临床应用每以姜汁炙用疗效尤佳,更可助其辛散祛痰之力。

祛痰畅络之法,乃为痰浊阻滞宗筋脉道所致之阳痿而设,常见过嗜肥甘酒酪之人,临盘大饱,无所忌惮,损伤脾胃,停痰蕴湿,痰随气升,无处不到,阻滞宗筋脉络,致气血不能充养宗筋,命火难于兴阳用事,而成阳痿之疾。此等顽疾,温补无效,强养无益,而祛痰畅络,畅达宗筋之法,实乃治病求本之术。本法与利尿通阳之法有别,本法药偏辛温宣散,多走肝胆脾肺以祛痰浊;利尿法多咸淡渗利,多走膀胱肾经以利湿饮,治法途殊而温经通阳之本则一。

以本法拟方名祛痰展势汤,方用白僵蚕10g(研末服)、苍术15g、半夏10g、陈皮15g、远志15g、韭子10g、路路通10g、桂枝15g、生姜3片。


5.调补阳明——九香虫、露蜂房


九香虫为蝽科昆虫的干燥全虫。咸温无毒,入脾、肾、肝经,能治膈脘滞气,脾肾亏损,壮元阳(《本草纲目》),入丸散中,以扶衰弱最宜(《本草新编》)。笔者以为,九香虫于温阳散滞中最健脾阳,凡脾胃衰弱,中土呆滞而致宗筋弛纵之患,实为必用之药。

露蜂房为胡蜂科昆虫大黄蜂或同属近缘昆虫的巢。甘平有小毒,入阳明经(《本草纲目》),灰之,酒服,主阴痿(《唐本草》)。笔者以为露蜂房为调补阳明妙药,以其飞升走散活泼之性,而行温运脾胃阳气之能,阳明虚之阳痿者用之最宜。

调补阳明之法,实针对阳明虚而致阳痿之患而设。经曰:前阴者,宗筋之所聚,太阳阳明之所合也(《素问·厥论》),阳明者,五脏六腑之海,主润宗筋(《素问·痿论》),所以,阳明之气血亏虚或功能失调,皆可导致后天气血乏源,难以灌养宗筋脉络,而成阳痿之疾,故《素问·痿论》曰:阳明虚则宗筋纵治痿者独取阳明。而调补阳明之法,即遵经旨,通过补益强养调畅阳明,以恢复温养宗筋之能,而使宗筋强健,阳道以兴。

调补阳明常用验方名九蜂补中汤九香虫10g、炒露蜂房10g、黄芪15g、人参5g、补骨脂15g、白术15g、女贞子10g


6.活血化瘀——水蛭


水蛭为水蛭科动物日本医蛭,宽体金线蛭、茶色蛭等的全体。本品咸平有小毒,入肝、膀胱经,功能活血化瘀,通经破滞。《本草经百种录》载水蛭最喜食人之血,而性又迟缓善入,迟缓则生血不伤,善入则坚积易破,借其力以攻积久之滞,自有利而无害也。《本草经疏》亦言及本品可治恶血,瘀血……因而无子者。笔者以为水蛭咸腥,无毒,入肝、肾、膀胱经,善趋下焦,以其食血之天性,最善走血分而功瘀。因其本为水之所生,乃水精所凝,物随水性,虽为食血之虫,但其药力缓而持久,绝少酷烈之性,然精道、尿道之瘀血败精唯本品可剔除之,用少功多,剂微效著。临床内服外敷均有良效,入药以水中黑小者佳,忌火,最宜生用。又本品入煎剂味甚腥秽,服之欲呕,故多碾末装胶囊吞服,每服1~3g,每日2~3次。

活血化瘀之法临床用治阳痿,实针对血滞精瘀之证而设。其病因多由外伤或手术伤损,或长期手淫,忍精不泄,合之非道等,终至精血瘀滞于宗筋脉络,心肝肾气不达外势,血气精津难以滋荣,而成阳痿之患,此种阳痿多为滞虚相杂,颇难调治。正所谓盖血既离经,与正气全不相属,投之轻药,则拒而不纳,药过峻,又反能伤未败之血,故治之极难(《本草经百种录》)。此必用水蛭活络破滞,祛瘀生新,始可奏功。

临床据此所拟验方为化瘀起痿汤,方用水蛭3~5g、当归20g、蛇床子15g、淫羊藿10g、川断15g、牛膝15g、熟地黄30g、紫梢花5g、桃仁10g、红花10g,水蛭、紫梢花研末吞服。


总结:本文介绍了笔者整理祖传经验,临证治疗阳痿顽疾颇有特色的独到心得,并强调使用虫类药物亦必须掌握辨证论治的原则,当精详审证,因证撷药;同时要充分发挥各虫类药的特殊性,并灵活与他药配伍协同,以竟全功。

总结经验认为虫类药临床应用之时,入煎剂弊端颇多,如有效成分不易煎出或被破坏;还有部分虫药入煎剂多有腥味,难以吞咽等,故最宜研末吞服。

或称虫药有毒,如水蛭、蜈蚣等药,故使用时,可遵经旨,大毒治病,十去其六;常毒治病,十去其七;小毒治病,十去其八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,灵活掌握药性及药量,可保无虞。同时,如恐药性过峻,还可以小量服起,渐增至常量或大量。中病即止,何患之有?



CopyRight (C) 2005-2015 民间医学援助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中国南京(博爱之都)  苏ICP备06033920号 

电话:13382080113(南京)/ 15656889975(亳州)